耄耋之年‧持续行医‧91岁杜志昌不与社会脱节杜志昌出身并不平凡,祖父杜南曾是孙中山的老师,他以是革命者后裔而感自豪。他行医与革命的理念一样,同样是为了救人助人。活到耄耋之年,他生活无忧,还坚持自己驾车载着老伴开店做门诊,只为了不与吉隆坡脱节。回首当年,他依然敢怒敢言,惟对于现今政治局势无言。杜志昌生于1924年,祖籍广东顺德,除了是一位远近闻名的医生,还是擅长写诗作曲的文人雅士。杜志昌的父亲杜箸新在吉隆坡苏丹街有一间印务店,他在苏丹街出生长大,从香港毕业后回来开诊所,一生都离不开苏丹街。虽然已是91岁高龄,他还是每天亲自驾车载着老伴林瑞兰十年如一日地前往苏丹街的诊所。他的诊所外没有看诊时间或名称,看上去以为已经关门大吉。不过,杜志昌还是有门诊,主要也是打发时间,病患都是老朋友。因为是从历史走过来的人物,因此,杜志昌的见报率蛮高,每过几年就有媒体找他做专访,无论是针对马中建交、苏丹街徵地建捷运系统计划、香港银星艺术团义演赈灾或是个人专访,诊所内的墙壁上就是贴满这些剪报。问他养生之道,他哈哈大笑:“我教我的病人如何照顾好身体,但自己并没有特别去照顾,想吃就吃,没有约束。虽然这不是太好,但习惯了。每个人生下来都有遗传性毛病,小时没有甚幺,老了就会出来。我就没有太大的毛病。”因虎牙没处理好不敢笑话虽如此,但人体的机能总是会衰退。所以,当你知道他一口牙齿都是真的,多少都会有些惊讶。“其实,我很讨厌我的牙齿。当年虎牙长出来后没有处理好,成为我生命的阴影,因为都不敢笑!”他说,一直以来,很多人以为他很酷,其实是他不敢笑。他感叹道:“一对虎牙把我的面貌也改变了。那时没有整牙这门技术,现在老了,也就算了。”杜志昌除了在大学时期是篮球队队长,他也没有特别运动,只是喜欢到处走走,服食补肝的营养品。当然,杜志昌人生不可缺的无疑是一直陪在身旁照顾他起居饮食的老伴林瑞兰。现年84岁的林瑞兰与杜志昌是远亲关係,在十多岁时常在一起玩。杜志昌于24岁到香港大学读医科,林瑞兰在4年过后也到香港大学读建筑系,两人在外地就有了照应,就更加常见面,感情加深。两人在毕业后就结婚,在香港生活了7年。1955年底,杜志昌决定回马定居。除了开诊所,一向喜欢音乐的他也常写诗作曲,投稿报章,笔名是“杜宇声”。他指这笔名跟“杜医生”同音,还有杜鹃啼血之意。“我喜欢唐诗宋词。20年前,我在天后宫的两晚演出中做伴奏。”此外,他出版了《杜宇声文艺歌集》、《杜宇声旧诗谱曲百首》、《徐志摩现代诗歌剧新编》等作品集,收纳了约200首诗词,还将每一首诗词都翻译成英文并单独配曲。揭银星义演内幕杜志昌天不怕、地不怕。当年吉隆坡发生大水灾,时逢政治局势陷入冷战期,他毅然引进香港银星艺术团义演赈灾,为马中建交拉开前奏。事隔多年,许多参与筹办的老人家还是不愿向媒体重提往事,杜志昌则属例外。“我也不想的。这样讲出来有人会说我在自我宣传,都不年轻了还搞这些风风雨雨没有意思。不过,我不讲话也不行。”他指出,老朋友不站出来就是不想惹是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至于他本人,他不管閑言閑语,也懒得澄清。“我不怕,我不特别迴避,也不特别张扬,你找我就讲啦。”1971年,吉隆坡大水灾,香港银星艺术团在杜志昌穿针引线下来到吉隆坡协助义演,但这场演出的背后故事却因当时的局势一度遭人扭曲。已成历史“当时我是尊孔校友会主席,请银星来马义演是我天真的想法。那时的中国与马来西亚政府打对台,但中国要我国的树胶,我国要中国的钱,我的学长颜德尧上议员就将我国树胶运到香港卖给中国。现实就是这样矛盾。”2011年,他撰写了一则文章寄给报馆,把演出的幕后实情一一道出,还历史一个真相。“当时内政部和对抗马共的心理作战部知道有这这幺一场演出后,一直激烈反对。我的哥哥丹斯里杜志超是心理作战部的首脑,有一天特地亲自警告我,说要将我关进牢里。”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成了历史,岁月不留人,杜志昌看着这些旧照片时总是感叹:“很多人都不在了。”爱中国也爱大马国家独立前的华校生对政治都很敏感,很爱中国,杜志昌是其中一人,也是林连玉的学生。“我不是左派,是前进分子。那时读华校的都有爱国精神,就是中国。但是中国是共产国家,所以当时的人以为爱国就跟共产党有关係,不过我跟马共没有关係。那时所有华校生都是反英,我选读医科也是为了救人,作一些贡献。”杜志昌每次创作都会寄给中国有关方面,详细解释他创作的意境和演出的重点。2003年,中国文化部在给杜志昌的回函中称,“您虽届耄耋之年,仍矢志不渝宣传中华文化,对此我们深表感谢和敬佩”。2013年,杜志昌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中国梦是中国人的梦,更是全世界炎黄子孙的梦。中国取得的成就和遭受的苦难,牵动的不仅是中国人的心,同样也牵动着我们海外华人的心,因此中国梦也是所有炎黄子孙的梦。“当时的华校生提爱国都是爱中国,现在就不能这样讲了。不过,中国是我们的祖国,没有问题的。那时爱中国,现在中国也爱,马来西亚也爱。”针对马来西亚的政治,他就不想提了。为革命者后裔感自豪杜志昌的祖父(杜南)是孙中山年少时在美国檀香山的中文老师。话题扯到杜南时,杜志昌可说是滔滔不绝。他认为,第一个让孙中山起革命的启蒙教师可能就是他的祖父。杜南在杜志昌15岁那年去世,当时他还没有赴香港读书。因为祖父是一位低调的历史人物,对他一生的影响也是最大。“晚年时,他几十岁人还每天在家拉大大的铁轮,说要发明自动机器,可惜他没有读过物理学。”揭祖父与孙中山师徒之情杜志昌收集了很多有关杜南的图片和资料,他透露杜南是致函要求政府办华校的第一人,不过,历史并没有正式记录。“我祖父早在1898年来到吉隆坡后就写了一封信给马来亚总督要求开华文班。有证据吗?有。”他随即翻出一本《杜南先生哀思录》,出示当年政府回拒办华校的回函複印本。这本书是于1939年杜南去世后,人们于1941年办追悼会时推出的,于卅多年前被杜志昌翻出来,揭开祖父与孙中山的师徒之情、革命之谊。“我祖父有反清复明的思想。当年是利用杜南学校和中国青年益赛会宣传革命。”在他收集的旧照片中,尽是以杜南为主,他个人的反而没有几张。/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3.20
上一篇: 下一篇: